欢迎来到山西焦煤官网    
  • 收藏本站 焦煤内网 网站地图▼ 企业邮箱▼
白峰蓝湖 仁心西藏
发布时间: 2019-08-14 17:14:53     作者:侯 孟      来源:山西焦煤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白得纯净,白得耀眼,白得圣洁,白得温暖,白得奇丽……当我站在西藏高原乃钦康桑雪山的卡若拉冰川前,一连串“白”的补语词迸发出来时,却找不到一个词可以准确地涵盖卡若拉冰川特有的美。一座山峰,不!是数座山峰,一群山峰,被厚实的亮冰拥裹着,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示着庄严,显示着雍容。啊!太美了!用“白”难以形容,那就以“雪”来形容吧!雪峰,雪山,雪巅,雪坡,雪川……白是一种色彩,雪有了形状,有了温度,有了质量,但冠之以“雪”,还是挂一漏万。而用名词,更难以概括卡若拉冰川瑰丽之美了。再调集白色冰雪的靓词吧 ——银雕玉塑,堆琼积莹,奶绒亮脂……无论调来多少靓词,也难以揭示卡若拉冰川美的意蕴啊!词穷见蹙,我只能借用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一句诗词,“一自魂销那壁厢,至今寤寐不断忘”,存下我看到卡若拉冰川时的震撼、敬仰和崇拜了。

但毕竟卡若拉冰川给我的感受太深了!多少天后,卡若拉冰川仍然历历在目,难以释怀。是什么让我对卡若拉冰川念念不忘呢?只能用普通语言归纳了。

卡若拉冰川是厚重的。在祖国内地很难见到如此气势磅礴直叠云天的皑皑景象。——我们可爱的祖国幅员辽阔,也许我走过的地方,还是有些少吧。我所见过的雪山,大都显示出了山的脊梁,或者是山的轮廓,给人的感觉,只不过是高大的山体戴上了雪帽或者穿上了雪袍,无法如卡若拉冰川一样,冰为骨,雪为肤,晶亮厚重,自自然然。

卡若拉冰川是有绿色映衬的。尽管冰川周围的那些绿色不是葱郁的树林,不是如茵的草地,但随着夏季来临,不少植物还是骄傲地撑起花伞,走到雪山身边来和冰川做伴啦!雪和荒凉衰草连在一起,似乎是天造地设。而卡若拉冰川却得意洋洋,因为有花儿仰望呢!

卡若拉冰川是温暖的。也可能我和卡若拉冰川亲近的时间是暑伏天,看到的是冰雕的艺术品,在阳光照耀下熠熠闪光。欣赏着它,朝拜着它,感受到的温暖漫到头顶和四肢,整个精神都沉浸到了无限的惬意中,久久!久久!

卡若拉冰川是鲜活的。挺立于湛蓝天空下的,不是一大块冰坨子。它可以幻化成一位冰清玉洁的姑娘,也可以虚拟出一位鹤发童颜的白头翁,但我更觉得她像一位慈祥的母亲。从她洁白的肌理中,渗出的一股股白色溪流,如同母亲的乳汁,滋养着广袤的大地。不仅是黄河、长江,浩大的海洋也在吮吸她的乳汁吧!

卡若拉冰川让我想到了洁白的哈达,想到了白色为主体的布达拉宫,而到了羊卓雍错湖,让我的具象想象又回到了抽象的想象中。羊卓雍错湖是蓝色的。蓝得神气,蓝得虚幻,蓝得空灵,蓝得不可思议!大自然中竟会有如此的蓝?天空的蓝是一色的,是不变的,而羊卓雍错湖的蓝是有境界的,是有灵魂的。蓝色在晶莹地闪动,一波蓝推出一波蓝,淡蓝,碧蓝,翠蓝,潇蓝,蔚蓝……这些蓝一步三回头地走向远方,又恋恋不舍地回到了出发地。是谁在吟唱蓝色的咏叹调,又是谁在拨动蓝色的五弦琴呢?静坐在湖边,我似乎聆听到了天籁声,似乎蓝色涟漪由湖面铺展到了灵魂的天空中,平阔广袤,无边无垠。激情得到了平息,杂念得到了净化。我忘记了疲惫和俗想,心里存下的只是偌大的空灵。

当我学着藏族同胞双手合十,举至头顶,流连不舍地辞别羊卓雍错湖时,我突然明白为什么许多人忍受着高原反应,也要朝拜西藏山水的原因了。
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又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:西藏为什么会这么美?

随行的导游梁女士,是位进藏军人的后代,她讲了许多藏族同胞的风俗民情,如磕长头朝拜寺庙,如好人逝世后的天葬。一个个故事,让我接近了要找的答案。

其中一个故事是这样的。梁女士感冒在医院里输液。旁边床上躺着一位藏族老人。老人虽然咳嗽得很厉害,但他强忍着不往出吐痰。梁女士告诉老人,可以吐到地上。老人摇头。剧烈的咳嗽好像要把老人的心都要咳出来了,他仍然硬憋着不吐痰。陪侍的儿子跑进来,双手掬于父亲口前,老人把一口痰吐到了儿子手掌里。吐了痰后,老人方才缓过气来。儿子出去洗净手回来,梁女士问,为什么老人不把痰吐到地上?儿子说,我们的信仰,不往地上吐痰。——地上有千万个人眼看不见的生灵,一口痰下去,会对那些生灵造成灭顶之灾。

林芝,据说是中国森林覆盖最密集的地方。进入林芝的南伊沟,彻底颠覆了以往我对森林的观感。以往我所见到森林,一棵棵树木粗大高耸,挺拔壮硕,拥拥挤挤,遮天蔽日。总体上看,是较为齐整的,是相同的树的集合。而南伊沟的森林,树木也是高大和粗壮的,但它们有直立生长的,有倾斜生长的,还有些歪倒下来,直接躺到了地上。那些在沼泽里的,树干树枝上布满了绿苔。不管是瘦弱的还是粗壮的,所有的树都蔼然相处。向上生长的树和断裂的树默然对望。年轻的树诉说着生命的旺盛,长寿的树反馈着岁月的沧桑。每走一步,我看到的都是不同,都是各自有着不同性格的树,都是讲着不同故事的树。一幅又一幅乔木图卷的展开,让我惊叹,原始森林原来是这样的啊!惊叹之余,我庆幸自己看到了真正的原始森林。不加人工,没有干扰,几千年几万年留存下来的森林之美,让我恍然间开悟。西藏为什么会这么美?西藏的美是天赐的,而人的敬畏和信仰,守护住了这天赐的美。这人应该包括许许多多“不往地上吐痰”的藏族同胞,还有其他具有民胞物与情怀的各族同胞,他们以柔软的慈悲心敬奉着身边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他们相信天地间的每一个“物”都是有灵性的。对“天”不能想着索取,对“物”要悲悯关心。为了他们心中的敬畏和信仰,他们甘愿付出自己的身体,奉献自己的灵魂。

我理解了三步一匍匐,五体投地,磕长头到大昭寺的藏族同胞。有的人疲乏至极,疾病无救,磕不动头走不动路时,就用路边的石头敲下自己的两颗门牙,抱在胸前。后来的人,会取出逝者的门牙,带到大昭寺,完成朝拜者的心愿。这是信仰渗透到灵魂的忠诚啊!我理解了卸解身体,送给“神鸟”的天葬。天葬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待遇。只有“好人”才有可能得到天葬的幸运。在世上走了一趟,无恶的人天葬后,灵魂升了天,皮囊留下何用?献给“神鸟”,减少对山川的污染,这是敬畏天地的最好归宿!

白峰蓝湖,仁心西藏,我找到了产生西藏美的原因。也可能产生西藏美的原因还有许多。但西藏从里到外,从外到里的美,却会永远固化在每一个亲近过她的人心里,过滤着人们的灵魂。想想那些众多的高雅和长时间的坚守,无羁的人们或许会收敛一些放肆,而柔净的人们或许会更多的增加些透明吧!

(作者系霍州煤电退休职工)

责任编辑:黄龙梅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-3

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