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山西焦煤官网    
  • 登录  |  注册 收藏本站 焦煤内网 网站地图▼ 企业邮箱▼
故乡
发布时间: 2018-10-12 09:15:10     作者:刘龙龙      来源:山西焦煤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十三岁时,我离开了故乡,本以为只是暂别,可一走,就是二十年。再回乡时,身份只是过客。回乡路上的一景一物一人一事,既熟悉又陌生。母亲与乡亲的家长里短,我的沉默,更凸显了我过客的身份。

平坦宽阔的水泥路,四季常青的松树,穿着马甲打扫卫生的六旬老人……人不少,但没几个年轻人;新盖的小二楼不少,大多是毛坯房;有新变化,却没有新气象,反而在安静中透着一些颓败。记忆中的故乡不是这样的,而是几道梁,一湾水,嬉戏的孩童,河边洗衣服的农妇,成群结队的牛羊在铃铛声里远去,留下被啃过青草的清新。

农闲时,晚上的露天电影场,是十六七岁少年们的天下。大家仿佛有使不完的劲,成群结队,东奔西跑。遇上暗地里有人搞对象,便起哄、打口哨,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。相比如今借助互联网交流的新一代,那时的我们有些封闭,但也许正是这种封闭才有了特属于那个时代的纯真。

临近年关的市集,则属于青壮年的主场。沿着道路两旁,打扫出一块块空地,清水洒地,然后用床板支起一个个简易的铺位,等待着赶场的外乡生意人。一次简单而实在的互惠互利,渲染出乡村最浓郁的年味。

说起老人的最爱,则非社戏莫属了。村里的老人们会提着小马扎优哉游哉地到十几里外的村庄听戏。本村的社戏就更不用说了。在我们那儿,有个传统,叫请神,实际上就是正月里,有人会去附近的山神庙把山神像请回来,放哪个村口,哪个村子便会敬香拜神起社戏。虽然不理解外公及村里老人们对看戏的着迷,但如今只要遇到其他村子请人唱戏,我就会停下来听听,因为总对那悠扬顿挫的唱腔有种莫名的亲近感。只是后来,正月的戏请得少了,变成了热闹的歌舞团。再后来,外出打拼的年轻人不再回来,歌舞也少了。

村子,还是那村子,只是显得没有生气。村里的移民安置工程红红火火,看着规划图,我怎么也压不下心中的那份怀疑。不管怎么样,就算打个对折,也不算差。可听二舅和父母说后,才明白涉及自身利益时,人人都有一本账。曾经两三千人的村子,如今常住人口八九百,修那么多的房子给谁住呢?

下了雨,路滑,我和妹妹上山祭扫时,一脚水一脚泥。刚才还是阴天,可走到半路又下起雨来。路旁新栽的松树经过雨水的冲刷显得翠绿翠绿的,连着空气也清新起来。我们向下望去,移居工程工地上有打好的地基,雨中矗立着塔吊。马路对面是新修的蔬菜大棚。

雨停了,天还是阴的。也到了归程,故乡的人与物在背后加速远去。终究是离去,不是割舍,离去时的沉重,是乡愁的分量。

(作者单位:西山煤电斜沟矿选煤厂)

责任编辑:黄龙梅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

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